2013年7月18日 星期四

樹蔭



たまこまーけっと / チョイ・モチマッヅィ(大圖

只要不是充滿執著與期望的地方,帶來的往往是驚喜
畫圖是如此,生活好像也是如此…
也許無限可能的前提有一部分是要放下預設期望,
那種心裡留底的預設值像先入為主一樣…。


鈴木先生 電影版 (公式頁)/原作:武富健治 / WEB

電影精彩依舊,哪裡來的學生會有如此美少年美少女軍團啦!( ´ ▽ ` )ノΣ(*´∀`*)

關於選舉的制度議題, 提高投票率 降低廢票律帶來的影響等等…
站在老師視角的徬徨是理不清即使扮演著好學生的孩子,行為上出發點是什麼?
最激昂的片段莫過於理性站在講台上發表自己看法的同時,在想起他們只是個中學生而已,
超過對於那個年齡思想的期望與成長…

//當天剛好看到了獨步發的小文章//

【《SOS之猿》:也許,說故事就能拯救一個人】

「我不相信靠自己的力量能做到任何事,所謂個人力量是很無力的,這是我的前提。我不會說:『因為很努力所以會有非凡成就』。但是就算是微薄之力,也會像骨牌傾倒那樣,由於一些偶然或不可思議的事,而能成就某些事……雖然感覺好像有點悲觀、但又有點樂觀呢。

我不會特意在故事中描寫『人類果然是無能為力的』。人類無能為力這件事,看看每天的電視就知道了。但至少在小說中,我想寫給大家看的是,就算這麼無力的我,也能因為一些不可思議的偶然而完成這些事。」

────愛與和平好青年‧伊坂幸太郎

(本段文字節錄自中央公論新社2009年採訪,採訪者:石田汗太)
《SOS之猿》: http://www.books.com.tw/activity/2013/06/EB/

*
意境揣測到最深,想表達的東西本質或許是一樣的。
※ 關於鈴木先生日劇版網誌小記錄 (價值觀) *捏他注意*



//另外在筆記上一篇//

【伊坂老師,我有問題!—2】2008年底獨步前往仙台採訪伊坂幸太郎時,代讀者詢問了好多大家對好青年感到好奇的問題,當年問到會否來台灣的時候,好青年是如此回答的~

Q. 老師會想來台灣取材或會見書迷嗎?
伊坂:有機會的話我也想去台灣或跟書迷見面。不過,我在日本也很少跟書迷見面。雖然我也有心見面,但是之後會怎麼就不知道了......。去年我出席過一次簽名會跟書迷見面,那很驚人。畢竟書迷對能見到我本人都很感動,雖然我才幫五十個人簽名,就覺得自己好像變成一個很偉大的人。對我而言,那種感覺是不好的,會讓我沒辦法認真地寫下去,這讓我很害怕。

訪問全文刊登於獨步出版《謎詭4:日本推理情報誌》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49225

對於簽名會的費用和頻率隨著資本主義在商展場上起舞,動漫產業同人文化蓬勃
伊坂老師的文字總是樸實而且一針見血。




♥ 07.18
一隻不知道從哪裡跑來的雞已經在我家出沒將近兩個月多左右,
前天看到牠的時候竟然走上來巡邏繞了一圈又走掉ww (雖然最近來說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過牠安然的度過了颱風夜,貌似還跟居住在我家樓下屋外的小黃狗小黑狗(野狗)交情良好!?
真是一隻生命力十分強韌的雞!

小時候養雞的時候都會聽說雞被野狗吃掉,現在這隻....嗯......
還會跟狗狗做朋友的樣子!交際手挽好評wwwww
或是因為同是天涯淪落雞跟狗(?)
聽老媽說去樓下的時候我爸媽靠近那隻雞還會被小黑狗汪汪叫!
真是山上不思議( ´ ▽ ` )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自訂留言名稱請選擇"名稱/網址"。
■ 日本語もおKです。
歡迎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