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9日 星期二

洞悉


 OH!FATHER / 伊坂幸太郎


有個四劈媽媽的由紀夫,一出生就有四個爸爸。
悟,飽讀詩書教授男;
勳,體育全能筋肉男;
葵,女性殺手公關男;
鷹,直覺無敵賭博男。
乍看毫無交集的四個老男人,
為了兒子,隨時會變身為超級老爸,
然而這一次,兒子遇上的可是無情殺手……

四位父親當中,只有一位是由紀夫的生父,因此這四人總是試圖在由紀夫身上找到與自己
相似的點以求安心。每次提到由紀夫的考試成績優秀,就有人點著頭說嗯嗯很像我;五十
公尺短跑測驗跑出全班第一的紀錄,就有人抬頭挺胸地說沒錯這孩子體內流著我的血液;
二月時收到女同學送的巧克力,就有人笑咪咪地說真不愧是我的孩子;而年末抽獎活動中
抽到了米,就有人一臉得意地說看吧這孩子和我一樣賭運超強。這些在由紀夫看來,不免
覺得他們正是因為擔心搞不好小孩並不是自己的種,才會有這樣強烈的反應(※內文)



一直覺得伊坂的書每每一小段範圍總是大量的訊息要慢慢吸收,
重點不在於結果,而是過程本身。
伊坂筆下的角色對我而言很特別,是我認為看過最"活"的角色
每個角色皆是各體,並非按照腳本設定出來的角色,又或者應該說是最無法預知行動(?)
每次打開這本書看上一小段都會有讓我忍不住拍手叫好,或是停下來回味細想…
看過幾本作品大致上發現自己還是比較偏好《魔王》《孩子們》《OH!FATHER》的類型
用自以為是一點的說法來講的話…
我會想說,如果對人類行為模式感覺有興趣的話,務必要看看伊坂的小說XD




柳澤教授系列和伊坂感覺相性有點接近的一部作品
高中的時候開始接觸了山下老師的作品,特別喜歡不思議少年和短篇精選
柳澤教授雖然也是有在看,不過鐵了心想抱回家的是果然還是不思議少年
大概是還沒看到能夠擊中我心的故事吧!也或許當時還沒能夠體會日常的美好(?)
直到大四的時候閱讀了29集的第一篇 兩個太陽,讓我下定決心有機會一定要整套
搬回家再重新溫習一遍。(另一篇關於教育華子的故事也十分動人)
上個月學校附近租書店收起來,摳摳看我很想要這一套書就抱回了24集份量的柳澤。
非常幸福的每天閱讀一些十分治癒~
山下老師的作品十分富有哲理,反向與思考,柳澤教授用經濟學的角度去切入考慮了很多
教授和孫女華子也像一面鏡子,我們應該去思考,就像OH!FATHER悟爸和由紀夫的對話。
(p.225~237)



下收關於喜歡的OH!FATHER片段




「由紀夫會訓人?」多惠子很訝異。
「我哪有訓你。」
「有啊,你很嚴厲地對我說:『你想想看剛才被你偷東西那家店的老闆的心情!你知道
書被偷了,要多賣多少本才能平衡損失嗎?』你還說,『拼命工作了一整天的老闆到家
裡望著孩子,沮喪地心想今天店裡書被偷了,營業額呈現赤字。你能想像那幅情景嗎?』
我被狠狠念了一頓呢。」
由紀夫也還有印象自己說過這些話。並不是他有過人的正義感,也不是道德觀念特別強,
他單純地覺得生氣,即使對方不是鱒二也一樣。對由紀夫來說,他就是無法忍受給別人添
麻煩還得意洋洋的傲慢態度。
「鱒二你才奇怪吧,一聽我講完就開始掉眼淚,害我嚇了好一大跳。」
「因為…我一想到書店老爹的心情,突然覺得好悲哀嘛。老爹拼了老命流著汗水搬那麼重
的書,明明沒做任何壞事,卻被我偷了店裡的漫畫,忙了一整天根本沒賺到錢,帳面還出
現赤字,太可憐了吧?就是因為我偷了東西,老爹的兒子連個書包也買不起衣服也破破爛爛
,在學校被同學欺負,痛苦的不想活了,我愈想愈傷心,忍不住就……哭了嘛。」
「你想像力太豐富了。」
「你不覺得愈想就愈覺得很有可能是那樣嗎?」
說著這話的鱒二,眼眶中又有淚水在打轉。-P.065

由紀夫很多時候會讓我有很大的代入感,
無法忍受給別人添麻煩還得意洋洋的傲慢態度。
雖然鱒二很煩人,可是由紀夫也算是傲嬌吧!!
嘴巴上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誠實的,雖然聽起來低級,確是形容傲嬌最貼切的一句(X)



由紀夫:「外觀再怎麼可愛,先開一看,還不是賭盤與輸贏之事橫行、氣味可疑的賭場。」
鷹:「你說的沒錯,但不止這個賽狗場喔,整個社會都是這樣。外表看上去溫暖和平、人人
平等,可是一看內裡,其實跟輸贏之事與不平等橫行、氣味可疑的賭場沒啥兩樣。」-p.99
-
悟:「不是我擅長益智問答,只是他們出了我碰巧知道答案的問題。」
由紀夫:「可是悟,全部都是你知道答案的問題耶。」
悟:「知識這種東西啊,不是多麼值得自豪的事,否則這世界上最偉大的人就是掌握最多情報的人了。」
由紀夫:「掌握最多情報的傢伙確實比別人佔優勢呀。」
悟微微搖了搖頭:「不能以握有情報的多寡來判定人的優劣,重要的是--」
「直覺吧。」悟說著望向鷹。
「原來如此!這麼說來,我憑直覺過日子的大原則,不見得是錯的嘍!」鷹似乎頗開心。
「不,我覺得還是情報比直覺更重要。」由紀夫逞強了起來,「情報就是武器。」
「你要這麼說的話,」鷹說:「要是你被扔到熱帶大草原上,能拯救你的是情報嗎?獅子
一步步朝你逼近的時候,你還會打開電腦,輸入『獅子 熱帶大草原 逃生方法』搜尋嗎?」
「啊,鷹你用過電腦了喔?」由紀夫比較訝異的是這一點。-p.205

鷹比喻真是太偏激了www不過還是讓我很想拍桌大爆笑



打開課本,看著筆記本上的重點,由紀夫心想,來畫成圖表好了,一方面也不禁苦笑,
像這樣把日本歷史畫成流程圖表般簡單的圖表,許多東西都消失無蹤了,好比戰亡人們
遭箭刺傷的痛苦、遺孤的絕望、政治家走投無路的心情,圖表上看得出來的,唯有戰爭的
結果與之後制定的法律或制度罷了。
「所以啊,」由紀夫想起悟之前就常說:「所以現在的政治家只會執著於其中一方,要不
就是掀起戰爭,要不就制定法律,因為他們很清楚會留在歷史上的只有這兩者。
如果默默地救人,除非是過程特別驚天動地,否則在歷史上是不會記下一筆的。」
由紀夫盯著課本,試著想像戰爭當時的情景。應該有許許多多的人是非自願地被送上戰場
的吧?那兒應該發生過無數慘不忍睹的殺戮吧?告別妻小,被強制送往戰場的男子,接到
上級突擊的命令,殺吧!捐軀吧!下手吧!在連戰爭結果是勝是敗都無從得知的狀況下,
被人揮刀一砍就這麼斷了氣。當時應該淨是這樣的慘況吧?由紀夫部由得思考了起來,
說到底,人類的構造從古到今都是一樣的,即使二十年前的電視機和今日的相比,零件和
電路接線有相當的差異,但是幾百年前的人和現代人內部的構造,其實沒什麼變化,就算
有體格上的差異,慾望模式確很相近。-p.225
-

悟從以前就常說:「考試得高分,並不代表腦袋聰明。不過也不完全不相關就是了。」
他還說:「能夠瞬間掌握事物本質的能力,真的很重要,或許考試答題也是類似的道理,
雖然也是有很多人腦袋聰明卻不會考試。」
「聰明的定義到底是什麼呢?」
「嗯,擁有創意和柔軟思考的人,都算聰明吧。」
「舉例來說呢?」
「人啊,對抽象的問題都很沒轍,一遇上抽象的狀況就想逃掉。這種時候,重要的就是
正面迎戰,以自己的方式理解、消化問題,即使只是很粗糙的手法也好,一定要試圖去
解讀問題。」
「你說的已經夠抽象了。」-p.227

-
看過一集爸媽囧很大是關於外國留學生看台灣學生的議題
有人說:台灣的學生很喜歡考試
有的時候我甚至覺得,是不是教育本身已經變成了不讓大家去思考的元凶?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為什麼要讀書?
我很討厭考試,因為成績很差,要背的東西我幾乎記不太起來,所以我寧願辛苦去做麻煩
的報告,我甚至覺得那些嘴巴上說著考一考就好了多輕鬆的人真是可恨...
學習 是 「學習快樂」還是「快樂學習」
我覺得願意自主去學習一件事情很可貴

拿差不多的心態來說,就是想要用最快的方式解決問題or降低利潤
當小資企業老闆還拿著在台灣要一個員工會做很多件事情去省錢的時候,
一樣的手法移至外資實行必然是最快被反撲而淘汰,因為學會的人會想要去更好的地方。

大二時候有修一門課叫全球化與當代社會,是非常活的有趣課程,現在仔細想想
老師也是著重於要我們去思考各式各樣的方向呢…真的是很好的課程

有興趣的話也可以閱讀當時課程的指定課本(世界是平的 
意外還發現了當初同學寫的(課程感想)



「以前,我曾經問過勳、鷹和葵一件事。」
「什麼事?」
「那時候你還不會講話,我們幾個一直望著你那可愛的小臉蛋,突然有一股不安襲來,
我們開始擔心這孩子將來上學之後,會不會遭到霸凌呢?」
「嗯,當爸媽的都是這樣吧。」
「是啊。因為霸凌者的動機真的是五花八門,什麼都有。如果被霸凌者本身有錯,那還
勉強說得過去;怕就怕霸凌者之所以下手,是因為被霸凌者毫無錯誤。有人是被嫌髒而
受到霸凌,卻有人是因為太乾淨,遭人忌妒而受到霸凌。」
「你問他們三人什麼問題?」
「如果非得二選一不可,你們希望由紀夫將來是被霸凌者還是,還是霸凌者?」
「是喔。」由紀夫剛聽到時只覺得這問題也太簡單,但稍微思考了一下才發現,其實很難
做出抉擇。「大家的回答是什麼?」
「三個人都猶豫了一下,後來給了一樣的答案--霸凌者」
「我想也是。所有為人父母的,一定都是同樣的心情,沒有爸媽願意自己的孩子受欺負。
只不過,這讓我有些感慨。」
「感慨什麼?」
「霸凌這種事,是絕對不會絕跡的。」
「怎麼說?」
「我可能沒辦法解釋的很清楚。譬如說,有那麼一天,世上所有父母都教育自己的小孩:『不可以罷凌別人!你去站在被霸凌者的立場想想看!』這麼一來,現今世上那些鬱悶
的問題,應該可以一掃而空了吧,因為大家都是那麼教育下一代的。然而事實上呢,大家
都不這麼做,所有父母都選擇教自己的孩子成為霸凌的一方;與其當被害者,寧可當加害
者。簡而言之就是,所有的人都覺得只要我家的人沒事就好了,管別人去死」悟說明到。
「這是當然的吧。」
「我也這麼覺得呀。只是很感慨,像地球暖化、霸凌、戰爭這些事情,永遠不會有消失一天。」
「既然這樣,那至少,由我來當被害者吧。」由紀夫回道。多少也是因為他曉得自己絕對
不可能成為被害者,才說的出這句話。
「求求你別講這種話,我們會擔心耶。」-p.231
-
鷹曾說過:「人們只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事物。」嚴格來講,這話其實是鷹從悟那兒聽來的,
不過的確不無道理,流言蜚語幾乎都是透過這種心裡流傳開來的。-p.314

年節初三午後時分,看到了一篇關於一位研究生記錄台灣海岸消失的地平線(沒記錯的話..)
佈滿鮮豔的彩色打火機與廢棄的醫療用品,記者旁白還是那千篇一律的台詞
與其說大家都不知道,倒不如說其實是不願意面對的真相呢…
「人們只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事物。」對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自訂留言名稱請選擇"名稱/網址"。
■ 日本語もおKです。
歡迎留言 :")